牟其中:绝不与中国金融界及资本市场来往

2016-10-080阅读0

  

  

  导 读

  牟其中点评唐万新、马云与赵新先。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2009年初,牟其中在狱中读到了该报驻重庆资深记者周远征写的一篇文章,随后将相关思考和建议邮寄到了报社。

  牟其中在这封数千字的长信中写道,“狱中读到2月9日《中国经营报》A16版上记者周远征先生的报道及评论《缘起船帮文化》,怦然心动,开启了思绪的闸门。多年以来日夜苦思,如何让贫困而又充满生气的家乡摆脱屈辱闭塞的遐想珍珠,终于找到了一条可以串为价值连城项链的金线了。”

  狱中的牟其中并不会妥协亦不会孤独地等待终点。

  多年后翻着泛黄的这封信,《中国经营报》记者亦有感慨。

  值得一提的是,在信中牟其中还写了他与同在洪山监狱的唐万新的交往。此前,亦有媒体报道牟其中在狱中不屑于与德隆唐万新的交往。信中写道:“在狱中,我曾与唐万新有过短暂的接触,发现他老家也是万县。我问他,在万县什么地方?他说,王家坡。恰恰我就是从王家坡一个叫苗圃的地方离开万县的。”

  从万县(现万州)走出来,终于又要回到万县去。牟其中回家了。

  事实上,在更早前,牟其中也点评过德隆。

  南德案件刑事一审宣判后、终审判决前,牟其中就签署了一份文件,授权南德理事会成员夏宗伟,可以以他的名义进行申诉、接受采访、发表文章,具体内容无需他的审核、批准,而由他本人对其内容、文字承担责任。

  南德理事会依据该授权,2004年8月代表牟其中回答了《21世纪经济报道》提出的问题——听说你的狱中研究“德隆”、“三九”现象?

  牟其中当时的回答确认了记者的疑问。他还表示,其在操作南德时有“两点铁一样的规则”,即,企业利润是资本运作的基础,没有利润的资本运作,就是投机式的赌博行为;在中国金融改革以前,“绝不与中国金融界及资本市场来往”。

  我在狱中看到的有关“德隆”、“三九”的资料非常有限。这让我想起了成都“武侯祠”的一幅楹联:“能攻心,则反侧自消,自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

  在我看来,“德隆”和“三九”今天的命运跌宕,是在国内宏观环境,即法制条件、金融条件、道德条件尚未具备时,又不采取特殊的防范措施,以为自己处于成熟的市场经济环境中,孤军深入,身陷计划经济重围的结果,结果只能是被人聚而降之。所以说,“德隆”、“三九”的困局,可以找出一千条、一万条理由,但最根本的一条仍然是“按市场经济法则运行的企业与按计划经济法则组织的经济秩序的矛盾”。

  “德隆”和“三九”偶尔小范围有了点经营业绩,立即上市增值,不考虑市场的“半流通”风险,按虚增的价值与银行的现金打交道,不老老实实地追求企业利润,而仅靠资本市场的操作,想求得奇迹式的发展。而我在操作南德时有“两点铁一样的规则”,即,企业利润是资本运作的基础,没有利润的资本运作,就是投机式的赌博行为;在中国金融改革以前,“绝不与中国金融界及资本市场来往”。

  德隆的江湖往事众人已是耳熟能详。三九教父赵新先,则有着近乎痴迷的世界500强情结。然而过分饥渴、草率的扩张却让“虚胖”的三九集团负债累累。2007年赵新先以“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十个月。

  牟其中沉迷于“高屋建瓴”,他从不觉得自己说的是大话,相反,他觉得更多时候是说小了。

  据《南方人物周刊》报道,牟其中甚至委托夏宗伟给刘鹤去了一封信,介绍南德试验为什么有如此重大的理论创新。刘鹤是中南海高层智囊,曾为三任总书记起草经济讲稿,习大大曾称其非常重要。

  据说牟其中还曾思考出狱后能干些什么才能与华为、阿里这样的企业竞争?

  他想超过阿里,又觉得不屑。他翻阅《经济观察报》,看到过《阿里巴巴的文化病》一文。他说这篇文章从反面证明了他多年探索的观点:智慧文明发展方式已经在敲门了。他说,马云也经历过类似于90年代初期南德飞机意外成功之后不知所措的惶恐。他认为,目前全世界所有成功的企业都面临旧的管理思想、盈利模式以及由于新的生产力出现必然引发的彻底变革的惶恐之中。

  牟其中对想都不敢想的人不以为然。他在自己的世界里“与千古风流对话”,“我们每一个人都不应该有丝毫抱怨的情绪,不要报怨我们曾经失掉了什么,应该庆幸我们得到了什么。因为我们将获得一个人一生希望拥有的一切,所以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人生得失相当,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2007年,王石到狱中探访了牟其中。王石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看牟其中,首先是因为“同病相怜,惺惺相惜。”而在牟其中最风光的时刻,八届人大期间,三一重工梁稳根也曾“悄悄”拜访过牟。这段轶事在《我与首富梁稳根——揭秘三一》有过披露。

  该书作者何真临,职业生涯可谓丰富,90年代,被提拔为湖南省轻工业厅副厅长。2006年退休后,受邀加盟三一。作为分管三一公关宣传与文化建设的副总裁,何真临参与了很多与三一、梁稳根有关的热点事件。

  尽管时隔多年,何真临描述那次与牟其中“震撼人心”的会面时仍然情绪激昂。

  八届人大期间,牟其中因用100多个车皮国内滞销的轻工产品换来了几架苏联飞机而名声大噪。当时,我的一个学生正在红极一时的南德集团老总牟其中身边工作。当牟其中得知我是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劳动模范、省企业家协会副理事长,享受国务院津贴专家和被湖南媒体连续报道的湖南知名的改革中的风云人物等诸多光环后,想约见我。地点就在他南德集团总部的办公室。

  人都有好奇心。

  我也想看看这位曾经被媒介誉为“中国首富”的这位如雷贯耳人物的尊容。

  梁稳根知道了,跟我说:“何总,我也跟你去。” 但是嘱咐我不暴露他的身份,同行的还有《光明日报》当时由湖南记者站站长升迁为全国记者总站站长的张祖璜。

  1993年3月末的一天,午后,我们一行三人来到位于北京市海淀区永定路21号院内的“南德集团”总部,主楼三层,附楼五层。走进铁栅门,院墙周围有刻意修剪、和摆放的花木盆景。在大楼前厅,墙上的金色大字标语气度恢弘:

  “为搞活大中型企业服务,振兴社会主义经济。牟其中 一九九一.五.一”。

  在其他办公室中央屏风上,也书写着牟其中不同的“语录”。诸如“ 世界上没有办不到的事,只有想不到的事”等等之类“牟式箴言”。

  工作人员引领我们来到主楼三层,牟其中的办公室靠最里端。推开大门,只见牟其中高大的身躯(182cm)从他豪华的办公桌大班椅旁站起,迈开方步迎向我们。那夸张的穿着,梳得油光铮亮的大背头,俨然毛泽东再世;而夸张的语调和举手投足之间,更让我感到一种领袖复活的味道。他一边伸出粗大的手来,一边连声称呼:“何总,你们好,欢迎来自红太阳故乡的贵人!”我说“哪里,我们经常看牟总的报道,向牟总学习。”

  落座后,他用他那毛氏夸张的手势纵论天下政治、经济,上下五千年纵横捭阖,充分地展示了他的博学和惊人的口才。两个小时激昂慷慨的演说之后,我也毫不客气地进行了半个小时的点评。我不断以经济学的视野和观点,呼应他的种种“远见卓识”。尤其针对他提出改造国有企业的前瞻思维,表达了我个人的观点和理解。

  我还刻意用了一些专业的语境说:“正因为中国有一大批像牟总您这样的经济人物不遗余力的推动,便出现了当今不断变化的经济和社会状况,使得政府不得不采取措施提高市场的自由度。”

  这一下说得牟其中心花怒放:“哈哈哈……好一个自由市场啊。一听就知道,何总不仅是一位出色的企业家,还是一位颇懂门道的经济学家啊。湖南人厉害,厉害。”

  最后,牟其中热情地用他那宽厚的大手,昂着他那毛氏的大背头,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说:“何先生,你经济学的功底十分深厚,咱们相见恨晚。”我也礼貌地恭维他的睿智的头脑、犀利的语言,上下五千年纵横捭阖,说:“牟先生难怪会被媒体如此的追捧!”两人大有相见恨晚的况味。

  会见后,因为我们有固定的代表宴会,没有接受牟其中的宴请。整个过程,梁稳根和张祖璜,既没有介绍身份,也没有插上一言。他们或呆看着牟其中那纵横四海的演说风采,或惊异我和牟其中的理论交锋;或时不时打量端坐一旁飞速做着记录的牟其中小姨子夏宗伟那珠圆玉润的风韵。

  这样的会见,现在回想起来,已是远远超出了有趣的层面,可以上升到政治、经济、文化、哲学,甚至更高的领域,做一番有趣的探究。

  因为,谁也不知道,10几年后,梁稳根还没到牟其中那样的年纪,也站在了“中国首富”的席位上。两位“首富”,同一座席位,内涵竟如此迥异!

  其时的牟其中已被誉为中国首富,当时梁稳根清晰地感受到了这一幕的震撼,一言不发中是否也像当年项羽看到秦始皇出游的壮烈时,脱口而出的“必可取而代之”!

  加盟三一后,牟其中不幸英雄落马,有感当年两位首富的时空穿越,我特意赋诗一首,并请湖南省书协主席、书法家何满宗先生书写装裱后送给梁稳根。

来源:新金融圈综合自信托圈、中国经营报等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投资意见,并不代表本平台立场。文中的论述和观点,敬请读者注意判断。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注意了!P2P网贷这些潜在的风险你可能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