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现在每个人都想搞金融?终于有人讲清楚了!

2016-11-070阅读0

点击标题下「新金融圈」可快速关注

今日微信号力荐 (长按红色字复制)

股票圈stockquan

导读:今天的中国几乎每个人都想搞金融!这太荒谬了!听了那么多纸上谈兵的空话,是不是腻了?你该听听实战经历!

  

  我的一位同学在老家开水泥厂,前两天给我打电话,说想来北京和我一起干金融行业。我说你在老家当土豪,当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背井离乡来北京呢?他说:哎!这年头干实业不如干金融业。我说为什么干实业不如干金融业?他支支吾吾半天也回答不上来,反问我,你说为什么干实业不如干金融业?

  我想了想:干实业的,是研究怎么干好本行业的工作;而干金融的,是研究怎么玩儿干实业的。当然,这只是一句比较形象的话。如果从行业的角度进行客观分析, 小编今天就用事实和案例来告诉你,为什么说做实业不如干金融业?

  一、成本投入

金融业是非常典型的轻资产行业,最主要的成本投入是人力成本。如果不想面对劳动纠纷,一个人也可以干;如果只是想做个资金掮客,办公室都可以不用租,也不需要仓储和运输,只需要一部电话就可以,如果能做好资金和项目的匹配,让资金流动起来,马上就能获得投资回报。而做实业不一样,从研发、生产、销售、售后,每个环节那都是真金白银的投入。

  二、投资回报周期

做实业投入一千万,可能需要三到五年才能收回成本,而金融业可能一年就能挣到一千万,用的还是别人的资金。做实业的投资回报周期都比较长,买设备建厂,买原材料加工,到组织销售,时间长的能达十年以上,时间短的也需要数月,而且还要面临货款收不回来的现实困境。而金融行业从事的是货币的买卖,只要资金一转手,利润马上就能够回来,即使是投资周期较长的股权投资,虽然超额收益可能需要等项目退出后才能拿到,但是管理费是可以按半年或者是按年提取的。

  三、机会成本

在现阶段的中国做实业,如果大家都看好某一行业,便会被蜂拥而入,最后导致过分竞争或者是产能过剩。而且,一旦选择某个实业领域,就需要持续投入。如果制造业想转型做化工行业,就非常不易,因为做实业就像是押宝,只能押在一个地方。而金融行业是哪个行业挣钱,便会选择哪个行业,并且只会选择朝阳行业,还可以同时选择好几个行业,每个行业又可以同时选择好几家公司。

  四、定价权

本来,金融业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是依附于实体经济的。但是中国的金融业竞争不充分,造成资源相对集中,最后在和实体经济合作过程中处于强势一方,拥有定价权。这就是为什么贷款利率一直居高不下的原因。而对实业而言,除非拥有规模优势或者是拥有能够大幅降低成本的技术壁垒,否则,在知识产权保护相对乏力的当下,很容易招来竞争者和模仿者,最后陷入价格战的泥淖,失去定价权。

  五、变现容易程度

无论是开一个饭店,还是投资一个工厂,豪华的装修,崭新的设备,只要一投入使用,当天就开始折旧;如果经营得不好,装修就是一文不值,设备就会大打折扣,干实业难就难在这一点,所投入的资金想变现,非常难。而金融业,如果选择好交易对手,再把风险控制好,即使在某个项目上发生亏损,剩余的资金想变现也还是比较容易。

  

如果从这五个角度来看,金融业确实占有优势。但是,无论怎样去比较,金融行业始终是依附于实体经济的,如果脱离了实体经济,那就是空中楼阁。如果是孤立空转的金融行业,那将huo国殃民。如果实业做得更稳定、更持久,抗风险能力就会更强;此外做实业的对自身所处行业的了解,比搞金融资本的要强数倍。作为一个金融业的老兵,小编比一般人更清楚,金融行业的竞争也是非常残酷和激烈的。

近几年,大陆不断刮来一阵阵的大跃进式炒作之风,当下最风靡的是“全民或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却不知创业成功的概率1%都不到,创新成功的0.00001%都不到!

即使100%的创业成功,大众都去当老板,谁来当员工?

即使100%的创新成功,人人都拥有知识产权,谁来应用和消费?

很简单的道理,国内就是没几个人能明白,我没看到任何国家一窝蜂搞创业创新大跃进、金融大跃进、私募风投大跃进……眼花缭乱,浮躁不堪,如果说什么是中国模式,这就是多数人急功近利把创业当成了投机行为,把P2P、互联网思维、大数据等概念作为忽悠方式。

可结果呢?

创业成了时尚,成了运动。放高利贷的改叫P2P,乞讨改叫众筹,统计改叫大数据分析,忽悠改叫互联网思维,做耳机的叫穿戴设备,看场子收保护费的叫平台战略,搅局的叫颠覆性创新,借钱给靠谱的朋友叫天使投资,给不靠谱的投资叫风险投资。

中国经济日益殖民化,真正扬名世界的民族品牌少之又少。

现在几乎每个人都想搞金融,更荒谬了,金融的水更深,更复杂,门槛更高。

泛亚、e租宝等此类集资性传销公司,都与庞氏诈骗模式相同,在祖国大陆,“大众集资”是最危险的,一如老鼠会疯狂繁殖,拆了东墙补西墙,问题是,“全民创业,万众创新”,不就是鼓励人人编织发财梦,一夜暴富吗?央视赞美,名人为蝇头小利站台,骗子该打,屡屡被骗者也不应同情。

社会之所以产生“做实业不如干金融业”这样的看法,主要有主观和客观两个方面的原因:

主观因素:这个时代太过于浮躁,在某个地区或者行业一旦出现赚钱的机会,资本就像潮水一样蜂涌而入,大家都急于挣快钱,都急于获得眼前的利益,缺乏长远的规划,更没有持之以恒或者是精雕细琢的工匠精神,最后导致同质化竞争,大家日子都不好过。

客观因素:中国的经济已经过了高速增长的阶段。像早些年,开个工厂,雇几个工人,帮别人加工一些产品就能挣钱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没有创新能力、没有规模效益、没有品牌优势的中小企业,竞争力已经不复存在。

资本主义的发展历程告诉我们,几乎所有的行业都会从自由竞争走向垄断,发展到一定阶段,一个行业只会剩下屈指可数的几家既有规模又有品牌优势的企业,比如卖牛奶的就是伊利和蒙牛,卖空调的就是格力,卖冰箱洗衣机的那就是海尔,卖电脑的就是联想惠普。在日本,汽车和家电行业中,最终存活的,不过就是索尼、松下、丰田、本田,美国也是一样。这些企业正是靠规模优势降低了成本,靠品牌提升了产品价值,而没有持续创新能力的中小企业拿什么和他们竞争?

所以,最后那些抱怨实业不好干的朋友,小编想告诉你们:其实,不是做实业的不如金融业好干,而是你不够优秀!你不够牛X,你没有干到一流,你没有找到市场的痛点,你没有真正满足市场的需求并且超出市场的需求。如果这些你都没有做到,等待你的结局,要么是苟且残喘,要么是淘汰出局。金融的要义是为实体经济服务。

记得邓小平老人家当年视察浦东,也就是1991年1月14号,大年初四,他说了一句话:“金融很重要,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搞好了,一招棋活,全盘皆活。上海过去是货币自由兑换的地方,今后也要这样搞,中国的金融要在世界上有地位,首先要从上海搞起。”这段话讲了三层意思:一是金融和各个行业的关系,一招棋活全盘皆活,是个中心。二是上海过去是货币自由兑换,以后也要这么搞,当时金融是管制的,贸易项下也不能自由兑换,老人家已经想到以后贸易项下自由兑换,今后要这么干。三是,当时人们认为北京是金融中心,上海不值一谈。老人家说中国的金融要从上海搞起,上海才真正敢把金融中心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这个核心是怎么形成的?要为实体经济服务,如果不为实体经济服务,这个中心就变成以自我为中心,就会异化为一个卡拉OK、自拉自唱、虚无缥渺的东西。金融只有在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过程中,围绕着实体经济运转的过程中,才能成为中心。对此,王岐山同志在当国务院副总理时曾说过,“百业兴,则金融兴;百业稳,则金融稳”,这两句话应该是金融界的戒律。我讲这段话,是让大家理解金融的本源,金融的三个要义。你哪怕成了大银行的老总,这段话也应该温故而知新,每当我们发生任何金融风险,无论是金融危机,还是一个企业破产倒闭,或者一个P2P跑路的时候,你都可以从这三个特征值里找到问题的本源。

  第二,一个地方政府为企业服务,推动金融发展,最重要的该抓什么?

我们要为实体经济服务,为小微企业服务,为“三农”服务,为结构调整服务,为国家的战略重点服务。在这样的服务过程中,抓手是什么?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按“一行三会”的金融政策,努力做好“三管齐下”的工作。“第一管”就是间接金融中的商业银行贷款融通的体系,“第二管”就是要发展直接金融中资本市场的融资体系,“第三管”就是发展小贷公司,信托公司,财务公司,租赁公司等各种各样的非银行金融体系。

  这三个体系如果完全靠布朗运动,自我发展,没有地方调控,就会没有方向。以前计划经济时期没有资本市场,也没有非银行金融体系,只有银行,金融体系90%以上靠银行贷款,这个经济不会活跃,也不会快速发展,也不会分类调控产生结构的改进,大家都一刀切。现在国家一年15万亿的社会新增融资,银行占10万亿左右,如果那5万亿不存在,就靠这10万亿,支撑不了当下中国的国民经济发展。所以,要依靠银行,但不能一棵树吊死。

非银行金融机构是“一行三会”在2006、2007年全面启动的,而且放权给地方政府干,“一行三会”给予这些非银行金融机构一定的政策框架,地方政府按照“一行三会”的政策框架审批这些机构。从那时候开始到现在,全国非银行金融机构的法人数量、融资总量,都有惊人的增长。虽然它的融资利息一般比商业银行高一倍,但它还是受国家管制的一个相对规范的非银行机构。我们把它叫普惠银行,有点褒义和鼓励的意思,也可以把它叫做影子银行,是银行的一个对比,也没有贬义。发展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好处就是,凡是它发达的地方,社会民间的高利贷、乱集资就会大大减少,大体上减少一大半,因为既然有充分的15%、18%的中利贷可以借,我为什么要借30%、40%、50%的高利贷呢?重庆的典当行、高利贷公司,在十年前可以说非常多,近几年我们批了两三百个小贷公司,形成了几百亿、上千亿信贷余额,他们大大压缩了高利贷、地下钱庄的生存空间。现在重庆的高利贷、地下钱庄,我不能说没有,但是大大减少了,这是好的一面。但是它也有缺点的一面,利息总而言之比银行高,这个比例如果过高,对整个融资系统也是不健康的。

  怎么解决这件事?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大力推进直接金融系统,也就是资本市场、债券市场。最近几年,在“一行三会”的支持下,融资结构的比例有了明显变化。十年前我们90%以上的新增融资是银行,后来非银行系统5%、10%、20%、30%,逐渐逐渐地提高,当提高到40%多以后,又变得不合理了。改变这种局面,不能把银行的贷款占比又去提得很高。一方面是受制于银行额度制约,另一方面政府真正有作为的是抓直接融资。去年,我们在这方面又取得新成效,去年5600多亿新增融资,银行贷款占45%左右,直接融资系统提高到24%左右,然后小贷公司、信托公司等差不多占30%。

来源:高端理财圈(ID:toplcq)综合虎成论金(ID:hclj99,作者:张虎成)、新浪微博@克里斯托夫-金、网易财经、鸣金网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保险公司破产了,我的保单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