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高校女生深陷高息"裸贷" !记者揭秘她们如何一步步遭胁迫卖身!

2016-09-300阅读0

  

  “我挺恨那些贷款人。”陷入还钱绝境的张雅说。

  5000块钱,对于很多人或许仅够买部手机,但在“裸贷圈”,已足够诱惑缺钱的女大学生拍裸照,借高利贷,落入无钱还账出卖身体的陷阱。

  张雅就是其中的一个受害者。尚不满20岁的她一年前从四川某县来到聊城某高校就读,两个多月前,她通过借贷宝平台向人借款5000元,如今早已过了还款的日子,面对债主的步步紧逼,她只能答应他们的要求,任其摆布。

  裸贷改变命运,靠同学凑钱还款

  9月26日是张雅最后的借款宽限期,债主早就声明,如果仍不还钱,那两段自拍的裸体视频和多张裸照,连带着她的家庭、大学信息,将被公布于学校贴吧和相关QQ群。

  今年暑假开始前,张雅通过借贷宝平台拿到了5000元借款,双方约定利息为每月20%,期限为一个月。在债主要求下,她拍摄了自己的裸照和一段长达5分钟的不雅视频,视频里她把身份证放在胸前及身体其他部位不断摆拍,拍完交给了对方。

  张雅知道不还钱的后果,于是她在9月开学前就急匆匆地赶了回来。本来在8、9月的四川老家正值水稻忙季,她却不得不扔下家中的活计,赶回学校想法还钱。“做些兼职吧,还能有什么办法,除了要还的债,下学期的学费还有4000元没有凑足。”

  同为四川姑娘的小玉也因为几个月前的裸贷面临着人生困境。此前一次创业失败让她背上了3万多元债务,于是她只好裸贷应急。因为到期还不上钱,目前债主正在四处“推销”她,这个1996年出生的川妹子,每个月的“包养费”标价为7000元,她还可以随男方去外地。

  事实上除了张雅和小玉,目前已有相当数量的在校女学生掉入裸贷陷阱,大量的视频照片被外泄。记者最近几个月搜集的资料显示,山东、北京、广东、江苏、四川等地的数百名女生皆为受害者。

  “裸贷很可怕,一旦还不上钱,甚至父母都会收到催债短信,或者是孩子的裸照。”一位知情人士称,此前烟台某高校一位女生裸贷逾期,面对债主终日逼债,最后靠全宿舍人凑钱才渡过难关。而省内中部一所卫校的女孩小于,因为在借裸条时填写了自己班级的QQ号码,逾期后每天有大量陌生人加群,目前该群已设置为禁止任何人加入。

  据了解,一年多之前国内最早的校园裸贷兴起于南方地区,目前省内很多女学生的贷款方也在江苏、广东等地。“校园贷款很多年前就有,一些学生为了满足自己的高消费需求找人借款,但是还款能力又很低,所以逾期、坏账情况很多,此后一些贷款人就想到了‘裸贷’这种方式,因为一般女生都比较爱惜颜面。”济南长清大学城附近一位从事校园贷款的知情人士说。“不过,很多女生又不值得同情,因为她们裸贷并非为了救急,而是为了购买高档电子产品或者谈恋爱。”江苏省连云港的一名裸贷放款人徐开说。

  从裸贷买iPhone到借钱救狗

  QQ群、借贷宝,这是裸贷借贷双方嫁接“业务”的两大桥梁,放贷者在各个QQ群中发布广告,有借款需求的女大学生会私聊放贷者,谈妥各项条件后,双方多会通过借贷宝平台进行资金划转。

  “接女性裸条,无视一切黑户,走借贷宝,只要颜值高,接受面签,额度最高可3万。”在一个省内创业QQ群中,一位放款者连续刷屏打着广告。而在济南长清大学城附近,这种借款小广告很多地方都有。新生季刚开始,四面八方会集而来的大一新生时而驻足观望上面的内容,有大胆者甚至打电话进行咨询。

  “对于我们这些私贷来讲,月利息20%很正常。”徐开说,所谓的私贷就是不通过正规金融公司,双方依靠借贷宝等网络平台完成手续,主要的客户群体是在校生,而且每年的9月份都是旺季。“一方面暑假归来后很多孩子面临还款压力,另一方面入学新生也会借钱买自己喜欢的东西。”徐开说得没错,单单9月份的一天,他就放出17笔裸贷,借款者大多是在校大学生,也不乏已经实习或者工作的年轻女孩。

  接触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在逐步取得了对方信任后,记者成为了徐开和北京一位放款者李博在山东地区的代理人,只要有山东做裸贷的女孩,上线就会介绍到记者这里来,每做成一笔“业务”,上线抽取2%的利息佣金。

  8月26日晚,记者接到了第一笔“业务”。

  借款人王暖是威海市环翠区某电子企业的质检员,今年刚满20岁,晚上11点多打通了记者的电话,声称需要借款3000元。“家里的泰迪狗病了,需要借钱看病,听朋友介绍‘裸贷’下款快,所以就来试试。”在交谈中,王暖说自己每个月15日左右就发工资,绝对有实力还款,只是因为着急才想了这个法子。“不想麻烦朋友和家人,而且我接受提供身份证、担保人和裸持身份证拍照。

  对于“卖身救狗”,徐开已见怪不怪。在他半年多的裸贷经营中,借款女孩的理由千奇百怪。“有谈恋爱需要钱的,有买苹果手机没钱的,也有创业需要资金的。”徐开给记者出示了一条编辑好并准备发送的短信:“你女儿××三个月前以需要打胎为由借本公司人民币5000元,到期不还,现发视频。”

  以公布裸照相逼,劝女孩出卖身体

  “张雅还了一部分钱,也就前几天的事。”贷款人李博说,张雅的裸贷就是他发放的,发出最后通牒后,张雅一直处于凑钱状态,9月初还了800块钱,但距离总额相去甚远。

  “还不上钱,我们可以给你介绍有钱的老板,这样你既能还钱,也有了固定的经济来源。”贷款人一边以公布裸条相逼,一边“善意”地劝导。据介绍,张雅为了凑钱,回到学校后接受了债主的条件,愿意出卖身体凑钱。

  为了了解这位女孩子的经历,在支付了1500元钱“包夜费”后,记者赶赴聊城,在一间咖啡厅内见到了这个20岁的女孩。

  紧握着那部iPhone6S手机,不时地擦拭着屏幕,张雅的马尾辫下是一张青涩的脸。虽然是在公共场所,但第一次以如此目的示人的她显得相当紧张,在谈话时一直低着头,不敢直视对方。

  据张雅介绍,她出生在四川某县一个小山村,因为重男轻女风气严重,从小到大家里更疼爱那个“不怎么上进”的弟弟。暑假回家,弟弟整日拿家里的钱去网吧玩游戏,作为姐姐的张雅要下水田种庄稼,一不留神儿腿上就会被蚂蟥蜇出血来。快开学了,爸妈并没有负担她的学费和生活费,张雅新学期的一切支出都需要靠勤工俭学来实现。

  从西南山村到沿海省份,张雅第一次来到了城市。第一年她自费游览了济南、青岛等省内一线城市,眼界逐渐开阔,看到同宿舍的女孩使用着高档电子产品,快放假时一狠心从网贷平台借了钱买了一部苹果手机。

  “我挺恨那些贷款人。”陷入还钱绝境的张雅说。

  坏账率超过50%,净利润仍有10%

  出卖身体还钱或者拖延还款期的情况,在徐开那里也很普遍。支付了10元钱后,徐开发给了记者两段不露脸的视频。第一段视频中,一位全裸的女孩念着早已拟好的合同:“我叫××,今借人民币5000元,月息20%,逾期不还后果由我自己承担。”第二段长达5分多钟的视频里,则是徐开和这位女孩发生关系的画面。“这个江苏的女孩其实早就借了钱,只不过到期没有还上,发生一次关系后,我给她宽限了一个月的时间。”

  就在9月20日晚,徐开突然私信记者,“给你介绍一个女孩,是你们山东这边的。”后来记者才知道,徐开口中的这个女孩正是来自威海的王暖。虽然当初没有从记者这边拿到钱,但徐开仍按裸贷的“行规”借了3000块给她。

  不幸的是,王暖并没还上钱,在徐开的利诱之下,她不得不出卖自己的身体。“什么都别问了,你要觉得合适的话就来威海吧,我陪你,你给我钱。”面对记者的各种提问,王暖明显不愿多说。

  不过在采访中,一些山东本地的裸贷放款者告诉记者,这一行的坏账率在50%以上,部分地区甚至超过了70%。“钱确实不太好回收,我也在考虑退出了。”徐开说,自己前一阶段放出的20笔裸贷,大多数已成坏账,只有5个还能联系到人,其余的换了手机号,根本联系不到。

  据记者统计,在济南、东营、烟台、青岛等地已有至少百名女孩卷入“裸贷”当中,其年龄多在22岁以下,其中不乏“00后”的高中生,不少人逾期达半年之后。“虽然不少人一开始就没想着还钱,但我们也是有很多手段的。”徐开说,即便坏账率这么高,但他们仍然能赚钱,而且净利润率在10%以上。

  利用裸贷信息让坏账变现,徐开们这样的放贷者还有哪些勾当呢?

来源:新金融圈综合自P2P网贷圈、齐鲁晚报等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投资意见,并不代表本平台立场。文中的论述和观点,敬请读者注意判断。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从今天起,坚持三件事:跑步,读书,定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