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大萧条正在逼近?刚刚,一家巨头企业破产!

2016-09-030阅读0

  |如果公司的集装箱船持续被“冻结”,即使货物运送被搁置几周而非几个月,这对全球供应链的影响也是灾难性的,这将掀起层叠式瀑布效应,全球物流的混乱随即也将震动整个全球经济。

  

  作者: 陈琳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ID:laohucaijing01)

  全球前十,韩国第一大海运巨头企业,韩进海运破产了!消息一传出,全球航运市场为之一震,影响迅速扩散,全球若干央行的货币宽松似乎已经无法阻止经济危机的发生,一场全球性大萧条正在向我们逼近。

  航运业寒冬来袭

8月大家可能忽视了这样一条新闻,据船运经纪数据显示,今年全球上半年上千艘货轮被拆解当做废料卖掉,其合计货运吨位为史上第二。不仅如此,今年前7个月货轮的生产订单仅有200多艘,约为2010到2015年年均订单量的五分之一。

  当然,货轮当废铁卖的更深层原因还是全球经济不景气。欧美经济增长尚未真正复苏,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又火上浇油,全球贸易迅速萎缩,货运需求疲软。

  如果再看看金融界和实业界都是很重要的参考指标波罗的海指数(BDI),我们发现该指数已经经历了多年无情的下滑。

  

  由于世界贸易90%的货量都是靠海运,这个指数和下属的分支指数直接反应世界大宗商品运输的经济程度和价格水平。所以一般来说,BDI好,世界经济就好,反之亦然。

  今年年初开始,季节性需求复苏推动了BDI持续反弹,由于二季度是干散货运输的传统旺季,业内人士普遍认为5月应该是BDI全年最高点。

  BDI到底是“大宗商品市场的最后一丝希望”,还是压垮大宗商品的最后一根稻草,至今仍然没有定论。但对于航运业而言,在基本面并没有显著改善的情况下,航运业仍然是如履薄冰。

  韩金海运的破产

  更加预示着航运业寒冬的来袭

  据悉,韩进海运于8月25日向债权方提出自主重建计划,但遭到债权方拒绝。其最大债权人韩国产业银行也决定自9月4日起停止对其提供财务援助。

  8月的最后一天,这家韩国海运巨头最终还是撑不下去了,因不能得到银行宽限支撑,韩进海运向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提交破产保护申请。受此消息影响,该公司股价当天狂泻24%,今日已经暂停交易。

  世界航运界大洗牌

  韩进海运作为韩国最大,世界十大船运公司之一,以一只由150多艘集装箱船、散货船组成的船队,运营着全球70多条定期和不定期航线,每年向世界各地运输上亿吨货物。其母公司韩进集团是韩国前十大财团公司之一,也是全球最大的运输物流公司之一,旗下还拥有大韩航空等公司。

  据路透社报道,在2015年年末时,韩进海运总共有5.6万亿韩元(约344亿人民币)的债务需要偿还。2016年半年报显示,韩进海运上半年亏损达到4731亿韩元(约28亿人民币)。

  韩进总裁Suk Tai-soo 前往首尔法庭,申请韩进破产。

  作为破产流程的一部分,法院将决定韩进是否继续运营还是解散,这个过程通常需要一到两个月。据咨询公司Alphaliner消息,如果从运力来看,韩进破产将是航运史上最大规模的破产,影响范围已经超过1986年美国航运(United States Lines)的崩溃。

  随着全球贸易的迅速萎缩,韩国的造船企业和航运企业都陷入了困境,路透社认为,韩国产业银行(KDB)停止救助韩进显示,政府在企业援助方面正在采取更加强硬的态度。

  可以肯定,当世界普遍认为那些庞大的企业处于“大而不能倒”之地位时,这一决定犹如一股清流。

  与此同时,韩国第二大航运公司现代商船(Hyundai Merchant Marine)已经对他们的资产虎视眈眈,有意收购韩进的健康资产。南韩金融服务委员会副主席 Jeong Eun-bo 表示,政府将积极替现代商船寻求接手韩进海运货轮、员工及业务网络的途径。

而现在的问题是,韩进的破产将引起全球供应链发生意外故障:韩国海洋部估计一些由韩进海运负责的韩国货物运送可能会被延迟2-3个月,同时那些计划在9月卸载的一部分货物可能会由现代商城接手。

  而更糟糕的是,KDB的撤资对韩进的运营产生了灾难性影响,公司的各项运输资产已经被冻结。对于海外海外港口,因担心公司无法支付费用,包括中国上海及厦门、西班牙华伦西亚及美国乔治亚洲萨凡纳在内的多个港口,已经拒绝韩进海运船只进港。情况不容乐观。

  韩进破产不可避免,航运业恶化也是公认的事实。中型集装箱的租费已经从2010年的26000美元/天降到了现在的13000美元/天。根据上海航运交易所的数据显示,自2010年以来,从上海到中美西海岸地区的集装箱租费已经减少了一半,从每40英尺集装箱每天2000美元降到了现在的596美元。

  而韩国最大航运企业的破产对全世界的影响还尚未可知。但如果公司的集装箱船持续被“冻结”,即使货物运送被搁置几周而非几个月,这对全球供应链的影响也是灾难性的,这将掀起层叠式瀑布效应,全球物流的混乱随即也将震动整个全球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