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滴滴看共享经济的节节溃败

2016-10-110阅读0

  

  导 读

有人说滴滴估值或缩至三分之一,如同小米估值一般冲高回落;有人说资本运作过犹不及,很可能是滴滴今天局面的最祸根;有人说滴滴丢了共享经济和互联网精神的使命和价值观;有人说坐拥60亿美元现金、竞争对手基本消失的滴滴,不可能简单地崩盘和坍塌;也有人说滴滴已死。

迄今中国互联网的所有成功,不是因为政策的功劳。同样,所有的失败,主因都不是因为政策。

  共享经济的不二法门是竞争。

  今日互联网知名评论人方兴东在《21世纪经济报道》撰文指出:救滴滴要先救活竞争!最大的悲剧莫过于当自己以为自己是喜剧唯一的主角,剧情已经急转直下。仅仅一年时间,轰轰烈烈,万马奔腾的共享经济,在中国就沦为万马齐喑,滴滴单打独斗的独角戏。互联网业的活力四射不能与以往同日而语。

  短短4年的共享经济发展,在方兴东看来,滴滴给我们留下的教训和启示不可谓不深刻:

首先,丢失了自己的初心和立足点。

  这两年,滴滴逐渐丢了共享经济和互联网精神的使命和价值观。

  很多人都说,今天滴滴的商业模式已经不是共享经济,而只是披着共享经济马甲的新一代出租车公司。这话不是没有道理。

  这种模式的蜕变,就不能再责怪政府部门的政策,而完全是滴滴自身发展战略和企业价值观的结果。企业没有坚守共享经济的基本价值观和使命感,没有继续扛起行业的大旗。这是酿成后续一系列后果的最本质原因。本来,共享经济以激活和动员社会沉淀资源为根本动力,可以成为最轻盈、最脱离功利的商业模式。但是,今天滴滴的模式显然已经严重偏离初衷:滴滴如今既没有彻底解决打车难、打车贵的核心问题,也没有形成规模效应进一步降低成本、提升利润。

  其次,收购Uber最大的代价是丧失了全球化的可能性。

  这本身是滴滴下一个十年最具想象空间和最富有挑战的事情。但是,为了图谋国内市场的独家垄断,滴滴放弃了一块目前看似并不存在,但是未来却是远比国内市场更大的蛋糕。滴滴本来在中国市场依靠公平竞争可以压倒Uber,那么完全应该有信心有实力在重要的国际市场,去和Uber正面竞争。也只有这样,滴滴才能走向成熟,才能跻身世界级的互联网巨头行列。而与Uber分割而治,决定了滴滴的全球化之路的基本终结。随着国内市场压力的进一步增大,用户、收入和利润的增长遭遇打击,滴滴的海外拓展只可能更多是望洋兴叹。

  最后,是成为资本的主人还是沦为资本的奴隶?

  资本是互联网创新前期最重要的燃料和支撑,也是共享经济造福人类的必要催化剂。但是,如果一个企业最终以利益为最高追求,那么,在互联网领域就会迷失方向。滴滴从一个比较纯粹的创业公司,到一个350亿美元估值的超级巨头,以柳青为核心的资本运作功不可没。业界很多人都非常称道柳青在滴滴发展过程中发挥个人高超的融资能力,使得滴滴在竞争中弹药充足,兼并收购,战无不胜。

  但是,很多年以后,人们再来归纳滴滴的案例,可能会有完全不同的结论。资本运作过犹不及,很可能是滴滴今天局面的最祸根,也使得滴滴积重难返,上了资本战车难以自控的根源。

目前看来,坐拥60亿美元现金、竞争对手基本消失的滴滴,不可能简单地崩盘和坍塌。

  但是,如同小米估值一般冲高回落,很可能成为滴滴今后的命运,350亿美元的估值很可能从此定格在最高处。毫无疑问,事到如今,作为行业领导者的滴滴,无论从产业还是制度,都面临挑战。

如果滴滴输了,没有人成为真正的赢家,包括每一个消费者。

  最后阶段高价进入滴滴的投资者将被长期套牢,必将极大损坏投资者对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想象空间,也将因此进一步挤压中国互联网创业和创新的现实空间。

  我们每个人无法幸灾乐祸。

  延伸阅读:

滴滴已死

本文作者:Dr.海松 本文来源:海松ta说 ID:haisong2 经授权转载。

  滴滴的创始人程维当年在杭州打车的时候一定想不到后来滴滴的泡沫可以吹的这么大。但他或许也很难预见到这个o2o时代最后的泡沫破裂的会更快。

  滴滴模式已被验证失败

  作为o2o时代的典型模式,滴滴最初就是想通过建立一个规模庞大的网络信息服务和交易平台,找到一个比现有的出租车行业更低的价格区间,吸引众多DS用户,从而吃掉出租车市场的巨大利润。

  这个逻辑受到投资人的极力追捧,但是滴滴自己首先放弃了。

  叫车难和打车贵两个痛点,滴滴看起来完美的解决了第一个。而打车贵的问题,滴滴初期通过烧钱补贴的方式阶段性的解决了。

  这让广大DS用户深感兴奋,仿佛滴滴即将彻底改变备受诅咒的出租行业。

  但这个算盘打错了。因为滴滴发现仅仅通过改善叫车效率根本优化不了成本结构,于是只能涨价。

  我不知道作为一个信息服务平台,收取超过20%的中介费,除了政府之外,还有什么人敢这么做。

  而这么做不却被认定为垄断的理由究竟在哪?

  只是一个不规范的出租车公司

  那么,为什么成本上优化不了?

  出行成本包括车辆成本,燃油费用和司机工资等。这三个方面,滴滴毫无解决对策。

  绝大多数的滴滴司机都是全职干活,说到底就是冲着补贴而来。他们本质上就是水平更差的出租车司机,但滴滴必须提供更高水平的激励。

  而出租车行业的成本结构经过多年的管制,已经非常清晰了。出租车公司在成本控制方面做得非常到位,滴滴很难再进行优化。

  何况滴滴只是一个信息平台,唯一可以优化的变量就是司机收入。

  但对于全职司机来说,这个议价空间很小。

  更直白的说,这根本不是分享经济。

  真正的分享经济就是顺风车。我本来就要出行,顺便拉你一下,钱多点少点没关系,开心就好。这个弹性才是分享经济创造价值的地方。

  由于大量全职司机的存在,导致滴滴实质只是一个不规范的出租车公司。收取高昂的中介费用,但是却不能提供有效的管理。

  所以政府必须要进行严格管制。

  与中国城市交通发展方向背道而驰

  更要命的是,一线城市政府明确给出了信号:不打算鼓励更多的人打车或者开车出行。这个政策早就是共识,跟网约车没关系。

  北京市早就定调:适度发展出租车。出租车打车难根本原因是政府早就开始数量控制。而之所以价格没有涨,正是因为政府的强力管制。

  而滴滴其实为出租行业的集体涨价创造了机会。

  滴滴让传统的出租车公司意识到,如果涨价的同时,服务提高的话,其中是有利润空间的。

  首汽约车就是这个逻辑,跟滴滴走向了两个不同的方向。

  涨价没关系,服务必须显著提高。

  我最近几个月开始用首汽约车,我发现司机的工作满意度很高。车况更好了,收入更高了,自然服务水平也大幅度提升(不是做广告哈)。

  网约车的正确路径应该是更高的价格和更好的服务。这便是发达国家的现状,也是超级城市交通发展的必然结果。

  政府不可能再去鼓励发展一个比出租车还要便宜的打车市场,那违背了城市发展的规律。

  一场资本狂欢结束了

  这本质上是一个投资人和创业者与政府的对赌。他们以为政府在互联网的压力下一定会改革出租车市场,这里面有巨大的想象空间,却没想到用补贴搞来的用户毫无忠诚度,更没想到出租行业虽然传统但是极其成熟,不是你想颠覆就能颠覆的了。

  一群投资人联合创业者想通过大规模资本介入,在两三年内通过恶性补贴挤掉竞争对手,然后提供有限的服务却坐收高昂的中介费。这是极其投机和缺乏商业道德的行为。

  而庆幸的是,政府从来没有就没把他们当成对手。

  在巨大的估值压力下,滴滴已经很难转身。

  本文作者:海松(个人微信号:88364511),工科背景的经济学博士,财经大学老师,创业者,财经媒体专栏作者。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每月投700元,退休后拿到400万